<track id="m0qgz"><ruby id="m0qgz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中尚圖動態

      阿健《行走在城市的上空》出版,一只走狗踏出的半世滄桑

      時間:2017-09-14 20:00:25 來源:中尚圖

               阿健《行走在城市的上空》出版,一只走狗踏出的半世滄桑,一生很短,能真正陪你走得長久的朋友很少;世界很大,沒有看過的風景很多。但這些故鄉的風物人事始終未曾泯滅于我的內心  平心而論,我們都希望有一種在高處俯視的感覺,從生理到心理皆然。

        于是,我們潛意識里覺得一座完美的城市必須擁有一座可以登臨俯瞰的山。
        每年,我都要看上幾遍南斯拉夫經典老片《*********保衛薩拉熱窩》,這是一種叫“懷舊”的心理頑疾。片首和片尾都出現過德國軍官在山頂俯瞰城市的景象和對白。片尾的對白尤其經典——慘敗的黨衛軍上校馮·迪特里施被蓋世太保押解回柏林時說了這樣一段話:
        上校:唉,太有意思了,我來到薩拉熱窩就尋找*********,可是找不到?,F在我要離開了,總算知道了他。
        蓋世太保:你說*********是誰?請告訴我他的真姓名。
        上校:我會告訴你的???,這座城市,它——就是*********!
        影片就在俯拍薩拉熱窩城市全景和雄渾激昂的背景音樂聲中結束。
        我提到這段臺詞的意思不是想重復那些無比經典的臺詞,而是想表達,作為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城市,是多么離不開一座可以俯瞰全城的山,這是電影情節的需要,更是現實情感的需要。
        每次看到影片的結尾畫面,我總覺得很像站在臨平山上看臨平鎮。也是很多房子,居高臨下,也是有很多的感慨。而每次登臨平山,在體育場上空面對山之南的小鎮,我總會想到影片的場景,總是涌起熱血沸騰的反法西斯情愫。
        小時候,偷偷溜去臨平山玩是一件非常刺激和開心的事。刺激來源于家里大人的絕對禁止。山上有無數的墳墓、曾經的兇殺案現場,還有小時候學校里的同學被人販子拐到山上最后機智脫險的經歷。但更吸引我們,讓我們開心的是山上的野果、山花,還有蝙蝠洞(也叫“洞里洞”,臨平舊十景之一)。
        這座曾被叫作“丘山”“臥牛山”“晾網山”海拔不足兩百米的小山,據說為“滬上東來第一山”。小學時期,我在鎮文化館里曾看到許多石器時代的文物,足以見其歷史之悠久。我的一位同學還曾在山上撿到過石箭鏃。后來讀書時知道,臨平山留下過許多歷史名人的足印、辭賦和典故,還出產細礪石(磨刀石),更是對其起了敬畏之心。
        現今的臨平山下已無“五月藕花滿汀州”的盛景,也沒有“安平一片泉”的清冽沁脾之感。作為一座江南小城,濕地水網的隱退終究是一件極為遺憾的事。好在我每隔一陣就去登臨臨平山,總能發現這座城市日新月異的嬗變——高樓林立,發展迅猛。我想起郁達夫在聚樂園喝了幾碗黃酒,“一捋長衫袖子——走,登山去”的場景。不知他今如在,是否還有這樣的意興?
        數十年過去,誰似臨平山上塔,亭亭?
        亭臺樓閣在不知不覺中建起來了,雖然東來閣的日式風格和金屬質感讓人覺得極為突兀;荒草萋萋的山道已更替為整齊的上山石路,雖然上山徒步健行的人群比肩接踵,晚上的廣場舞、健身拍打操音樂慷慨激昂。但無論如何,土豪也好,屌絲也罷,到底多了一個休閑健身的好去處。山的功能性已在不知不覺中取代了山的人文性。
        我知道大多數人并未帶著如我般的情感登臨這座小山,俯視這座城市。但無論你愿意或者不愿意,希望抑或失望,變化總是要發生的,你無權拒絕改變。
        大約是兩年前的某一天,我無意中抬頭仰望這座山,發現接近山頸處被刨出了一圈土黃色,大驚。詢之,得到的答案是“建設環山游步道”。這個工程持續了很久,隨著綠化的完工,那圈難看的土黃色已消失不見。作為戶外愛好者,我于某晚組隊去完工的游步道轉了一圈,感覺頗不錯。游步道寬闊平整,可行車跑馬,很輕易就可以360度俯視山下的全景。同時完工的還有散布于各處的石階樓閣,造景精致取名“古雅”,確有那么一絲古風的意思??梢韵胍?,政府為了造福于民,花了多少的心思和經費,此系民生民心工程歟!
        現在想來,這座歷史悠久的山上新建成的這條游步道,客觀上確是提供了一個讓我們行走在城市上空的絕佳方式。我本布衣,無須妄論其建造的必要性和重要性,更不需關心其造價高昂與否、人力付出如何,只管行走在這免費的山道上即是一種享受。
        行走在城市的上空,在感覺上也確實是很美妙的,因為不存功利心,就無不勝寒之感。走在高處,滿目的風景,有近處的樓盤和遠處的河流田野,廠礦企業,橋梁高鐵,舟楫往來。臨風極目遠眺之,更有“噫!微斯人,吾誰與歸”之感。
      阿健《行走在城市的上空》出版
        行走在城市上空,可以在高處思考低到塵埃的事情,也可以思考與世界和平有關的重大議題,但我更傾向于與眾友相攜,在山腰挑出的平臺處賞那眼底繁華的夜景,喝幾聽啤酒,吼幾嗓子汪峰的歌,達夫老兄想必也是略有欽羨之意吧?
        行走在城市的上空,俯瞰這城市的變遷,每每有時光荏苒之感,亦有剎那芳華之喟嘆。慶幸的是,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自古繁華的富庶之地、太平時代、首善之區、品質之城、某某之某,我們仍然享受著凡庸而真切的幸福品質生活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無上咒,是無等等咒……
      行走在城市的上空出版

       
        這些,與歷史無關,與政績無關,與風景無關,只與我們各自內心的感受息息相關。
        一生很短,能真正陪你走得長久的朋友很少;世界很大,沒有看過的風景很多。但這些故鄉的風物人事始終未曾泯滅于我的內心,這些少年的、青年的、中年的記憶一直都在,總會在我憤怒的時候、疲累的時候、灰暗的時候、忘形的時候,讓我安定,讓我憶起,讓我微笑,讓我忘記動物兇猛、人情涼薄,讓我明白自己是一個有根的人。
      新書出版行走在城市的上空

       
        關于這只“走狗”踏出的半世滄桑
        阿健,本名馮健,自號“臨平湖畔走狗”。20世紀70年代初出生于江南小鎮臨平。去過軍營,后在金融業從業20余年,現供職于某銀行。自幼愛好寫作,無門無派無師承。嘗試過詩歌、小說、散文、隨筆、劇本、論文、報告文學、影評、發言稿、總結匯報等諸多文體,偶有文字散見于各類報章雜志。
      作者阿健
        關于“走狗”踏出的青春期
        阿健的文字中有山的走向、水的流向,不論疆域,不論縱深,都是可以探求其地理坐標的。找到這樣一個坐標點,就如同找到一個礦口,點亮一盞礦燈,所有的前世今生、萬世滄桑都會因此而熠熠生輝。
        跟隨著延伸的墨跡,去到一個小而美的地方,一個尚在主流視野之外,殘留著自然荒涼的角落。去那里和阿健一起懷想曾經的桐扣山、臨平湖,懷想曾經的小鎮、上塘河,懷想少年意氣、青春荷爾蒙和我們曾經的追逐、迷茫及如今的沉淀、清醒。
      阿健新書出版


      點擊中尚圖當當網旗艦店直接購買:行走在城市的上空

      ?

      聯系電話:010-59603199(總編辦)010-65583678(編輯部)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5763678(制作部)65573678(發行部)65562678(財務部)

      手機熱線:18513336662 15201625177         郵編:100022

      E-M a i l:zhongshangtu@163.com

      地      址: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東區G69幢2號

      Copyright ? 2004-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

     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      京ICP備19002527號-1 技術支持:愛維時空

    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721號

      在線QQ出書咨詢 

      我要出書 国产对白叫床清晰在线播放,国产成年无码久久久久,特级a欧美做爰片毛片,好看的电影你懂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