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m0qgz"><ruby id="m0qgz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中尚圖動態

      紅學研究石頭記抄本出版,打開紅樓大門的金鑰匙

      時間:2017-08-09 16:42:44 來源:中尚圖

        《癸酉本石頭記后28回》自2008年網傳以來就爭議不斷,其網評文章也可以匯集成一部幾十萬字的書了。在第108回回末有批語:“是書至此暫告一段落,癸酉臘月全書謄清。梅村夙愿得償,吾所受之托亦完。若有不妥,俟再增刪之。雖不甚好,亦是盡心,故無憾矣。”癸酉是指1693年,“梅村”是指吳梅村。很多人讀過吳梅村的詩,然而,若有誰說《紅樓夢》是他寫的,會有很多人不相信。凡是讀過書的人即便沒看過《紅樓夢》也會脫口而出作者是“曹雪芹”,寫的是清朝中期的曹家事。再進一步說,就是曹寅家族因犯事被抄沒,從此敗落。曹寅的孫子“曹雪芹”經歷了家族由“鮮花著錦,烈火烹油”到“舉家食粥酒常佘”的大起大落,從而發奮著書創作出舉世震驚、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、流芳千古的鴻篇巨著《紅樓夢》。這種勵志故事很容易被讀者接受,并作為激勵人們發憤圖強的精神動力。教科書、文學史及各類詞典都白紙黑字寫著:《紅樓夢》作者曹雪芹,官方紅學的胡適派紅學家們言必稱《紅樓夢》作者曹雪芹。

        這種鋪天蓋地的洗腦式宣傳固化了幾代人的認知,因此當《癸酉本石頭記后28回》橫空出世顛覆了眾人的固有認知后,其表現出不屑、鄙夷、震驚、惶恐甚至憤怒等各種情緒便可想而知,如此結局的本子被胡適派紅學盲從者們不假思索地斥之為“偽續書”也就不足為奇了。而一些真正具有學術品格,想探求《紅樓夢》真相的人們反而會捫心自問:“我過去是否被某些專家學者誤導而誤讀了《紅樓夢》?”
        自《紅樓夢》誕生以來,關于時代背景、作者、主旨立意等眾說紛紜、莫衷一是?!都t樓夢》是一部文學作品,研究本是純學術問題,理應由研究者暢所欲言,自由爭鳴。一派學術成為某個時代的主流是學術研究的正?,F象,正所謂“不是東風壓倒西風,就是西風壓倒東風。”然而,《紅樓夢》的研究發展至今在官方學術刊物上已是一家之言,即只能認為時代背景是清朝雍乾時期,作者是曹家家譜里都找不到的曹寅之孫“曹雪芹”,在此大框架內方可進行自由爭鳴。
        成書年代
        《紅樓夢》解讀之難,固然與隱去朝代年紀、作者信息等有關,同時也與成書年代久遠,后來人尤其是當代人與那個時代的人知識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有關。傳統文化斷代式教育導致很少有人讀過四書五經,想深入理解《紅樓夢》的立意主旨是困難的。其實,書中含蓄地告訴了我們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。書中說甄士隱、賈雨村、王熙鳳、賈探春等都生于“末世”,這個“末世”很明顯是指朝代末世,且只能是明朝末世。而胡適派官方紅學卻狹隘錯誤地理解成了一個家族的末世。用“末世”一詞定性一個家族,在古代是沒有這種用法的。在書中石上所記之事開篇便說:“那日地陷東南。”而“地陷東南”是十分重大的事件,是指國家發生戰爭災難導致國土淪喪、生靈涂炭,絕不是指一家一戶的變故。稍有歷史知識的人都會想到,“地陷東南”的大災難只能指向明末清初改朝換代時期,清統治者武力鎮壓南明抵抗政權,又在統治區推行剃發易服引起南方民眾反抗,從而導致民眾被慘無人道殺戮的幾十次屠城鎮壓事件。書中“黛玉葬花”是對“揚州十日”生靈遭涂炭的控訴和祭奠,“蘆雪廣遭劫”是對廣州大屠殺的隱寫,“姽婳將軍林四娘”是對山東青州衡王府遭清兵屠戮的揭露等等。
        《紅樓夢》的成書年代,我們從抄本一些避諱字的寫法也能辨析?!都t樓夢》中“強”字使用高達三百三十多處,但抄本使用的是“強”字。而乾隆年間官方公開刊刻印刷中,都使用了“強”字,以避諱乾隆名諱弘歷的“弘”字。因為“弘+蟲”是對皇帝的極大不尊,官方便規范“強”字的寫法為“弓+雖”。從抄本的不避諱看,如果作者是胡適派官方紅學家所說生活在乾隆時期的曹雪芹,曹家那可不是簡單的抄家,而是要被滿門抄斬了。作為滿洲旗人、奴才世家的曹家,如果作者真是曹寅的孫子“曹雪芹”,他是絕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。這也是紅樓夢成書更早的內證。
      \
        從外證看,《紅樓夢》成書時代也絕不會是乾隆時期。雍正甲寅年(1734)由王堯瞿重新刊刻的《何必西廂》、《梅花夢》明確提到了《紅樓夢》。吳語彈詞小說《何必西廂》的作者是清初才子顧于觀的作品。顧于觀生于1693年,字萬峰,一字桐峰,號澥陸、心鐵道人。他是唯一蘇北吳語區揚州興化人,才華橫溢,目無諸子,是鄭板橋最欽佩的好友與偶像。他的《何必西廂》早期刊刻數量很少,后來蘇州人王堯瞿因故去山東碰巧看到此書,讀罷愛不釋手,卻在整個濟南書店找不到蹤影,他感到十分惋惜,就從朋友那里借來此書,自己付梓再刻,并以“桐峰外史”自謙,以表達對顧于觀與作品的敬重。在《何必西廂》第三十六回兩處說到了《紅樓夢》,一處說“好似《金瓶梅》、《紅樓夢》筆仗,不合演義彈詞體例”,另一處說“到底可真像《金瓶梅》、《紅樓夢》,在下自己不知,要請教列位的”。也就是說,《紅樓夢》至少在雍正朝就已經成書了。
        《紅樓夢》的成書年代事關對作者、批書人,乃至主題思想等諸多問題的認知。其實在民國初期,關于《紅樓夢》時代背景、作者和主旨立意問題就有兩大派在爭論,一是以蔡元培為首的索隱派,持明末清初時代背景和明遺民作者說,且認為本書以家喻國,隱寫明末國破家亡的民族主義情懷;二是以胡適為首的考證派,持清中期時代背景和曹寅孫子作者說,且認為本書是寫曹家家事和作者自傳。然而,自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,學術問題政治化,胡適派觀點成為官方觀點后,在大陸蔡元培派就只能偃旗息鼓了。在《紅樓夢》研究上,“考證”一詞也隨之成為高大上的術語,“索隱”、“影射”成為“猜笨謎”、“自娛自樂”的代名詞,被一些缺乏求真精神的學者和不求甚解的紅迷百般嘲諷。劉心武在央視百家講壇講解紅樓夢之后,某著名紅學家直言:“新索隱派走不通?!都t樓夢》不是一部影射某人某事的書,也不是暗藏有與它表現出來的人與事截然不同的謎底的謎。它沒有什么像劉心武說的密碼,是不能用破譯或者揭秘的方法來弄清小說所寫的究竟是什么的。”
        劉心武的索隱和考證結論固然有種種荒謬的地方,但是官方紅學家們卻全面否定索隱方法和書中的影射,這就犯了一個常識錯誤。索隱難道不是研究文學的方法之一嗎?影射難道不是文學寫作技巧之一嗎?《紅樓夢》開篇作者自云即說:“因曾歷過一番夢幻之后,故將真事隱去,而借通靈之說撰此《石頭記》一書也,故曰甄士隱云云。”這說得已經再明白不過了,作者將真事隱去,假借通靈玉的下凡造歷來敘述書中的故事。在僧人將頑石幻化成通靈玉處有批語:“奇詭險怪之文,有如髯蘇《石鐘》《赤壁》用幻處。”石鐘山因發出鐘聲而得名,而鐘聲是如何發出的卻眾說紛紜。蘇軾不輕信各種解釋,親自深入石鐘山調查,搞清真相,乃作《石鐘山記》?!都t樓夢》批書人提示我們看本書要“探賾索隱”。蘇軾《后赤壁賦》夢中白鶴幻化為道士。批書人是在提示我們《紅樓夢》采用了幻筆寫作手法,“通靈玉”既是補天石的幻象,又是玉璽的幻象,故批語說是“奇詭險怪之文”。我們要破解作者究竟隱去了什么真事,就是要索隱。我們要領悟書中人物、事物的寓意,就是要明白作者采用的幻筆寫作手法。運用考證、索隱并重的研究方法并且搞清幻筆等寫作手法,是開啟紅樓大門的金鑰匙。
        甲戌本母本典藏版,《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》過錄本原文整理,張愛玲、周汝昌等失之交臂的真本后續。
        【內容簡介】
        《癸酉本石頭記》 是一部帶朱批的石頭記抄本,封面題為“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”,全書共12冊,每冊9回,計108回。通本帶有大量朱批,有落款的批語中部分署名“畸笏叟”、“松齋”,第108回回末批:“是書至此暫告一段落,癸酉臘月全書謄清。梅村夙愿得償,吾所受之托亦完。若有不妥,俟再增刪之。雖不甚好,亦是盡心,故無憾矣。”
        【編者介紹】
        金俊俊,男,1986年生,湖北孝昌人,現居新疆,2012年畢業于中國石油大學(華東),獲管理學學士學位,從事會計工作,業余時間研究《紅樓夢》,是《癸酉本石頭記》的主要發布者之一。
        何玄鶴,男,1982年生,浙江省嘉興市桐鄉人,2007年畢業于哈爾濱工程大學,獲經濟學碩士學位。作為《紅樓夢》的愛好者,其曾在《紅樓研究》期刊發表《〈癸酉本石頭記后28回〉確為〈紅樓夢〉真本》《〈紅樓夢〉實為康熙年間作品》《〈枉凝眉〉曲說的是湘云和妙玉嗎?——與劉心武先生商榷》等紅學研究論文。
      \

      ?

      聯系電話:010-59603199(總編辦)010-65583678(編輯部)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5763678(制作部)65573678(發行部)65562678(財務部)

      手機熱線:18513336662 15201625177         郵編:100022

      E-M a i l:zhongshangtu@163.com

      地      址: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東區G69幢2號

      Copyright ? 2004-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

     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      京ICP備19002527號-1 技術支持:愛維時空

    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721號

      在線QQ出書咨詢 

      我要出書 国产对白叫床清晰在线播放,国产成年无码久久久久,特级a欧美做爰片毛片,好看的电影你懂的